王兆星强调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降杠杆、补短板,降杠杆就包括降地方政府和企业部门的杠杆,过去几年这两类主体增加了很多债务,这些都是潜在金融风险的重要领域。总体来讲,经过过去两年多降杠杆,在化解地方和企业债务过程中,已实现了稳杠杆和债务的下降,“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在不断深化,地方政府和企业的降杠杆工作还要继续”。

“总而言之,对企业、地方政府和房地产的债务水平还要紧密关注,要实施更加审慎的融资标准。既然有效化解存量风险,也要防范增量风险。”王兆星称。